金衛東接受央廣經濟之聲采訪 《循循兮善問 侃侃兮健談》

                          2018-09-14 16:55:26

                          陳愛海,央廣經濟之聲首 席評論員,晚間新聞部主任 ,資深媒體人。

                          金衛東,遼寧禾豐牧業股份有限公司董事長,中國飼料工業協會副會長,中國畜牧業協會副會長,畜牧經濟管理專業博士生導師。(左)

                          主題一:

                          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是大勢所趨

                          陳愛海:十九大報告提出來,要促進農村一二三產業的融合發展,我們知道禾豐牧業是國 家 級農業產業化重點龍頭企業,我理解你們應該是與農村一二三產業都有關系的,那么您怎么看農村一二三產業融合發展目前的現狀?

                          金衛東:所謂的第 一產業就是指種植業、養殖業;第二產業就是加工業(工業);第三產業就是流通的商業。傳統上來看,第 一產業農業效率低、利潤微??;第二產業工業,利潤居中;賺錢的好像就是效率高的第三產業,但是現在“三產”的界限已經不明顯了,比如我們禾豐做的畜牧業,畜牧養殖業是 第 一產業,可是我們的養殖已經大量地設施化、設備化、信息化、自動化,所以能說我們的養雞場、養豬場完全就是第 一產業嗎?現在它有第二產業的明顯特征。你說我們做肉品加工也好,做飼料加工也好,就沒有商業市場的要素嗎?也不是,我們按訂單生產,我們買原料期貨,參照國際價格進行趨勢性采購;我們按客戶的需求實行訂單生產。所以說,一產中有二三產的因素,二產中有一產的基礎,也有市場流通的因素,所以禾豐的一產、二產、三產都是用市場的思維在做。

                          陳愛海:從禾豐牧業本身來講,一二三產其實已經融合得很好了。

                          金衛東:對。

                          陳愛海:從全國范圍來說,據您的觀察這方面做得怎么樣?

                          金衛東:全國來說大概有一半企業還停留在過去的傳統狀態,做養殖就是做養殖,做加工就是做加工,做流通就是做流通,但是我們禾豐應該算是中國農牧行業前十名的領軍型企業,這十家領軍企業一二三產融合的程度基本都非常高。

                          陳愛海:您認為為什么國家要強調農村一二三產業的融合發展,這種融合跟原來的狀態比起來優勢在哪?

                          金衛東:應從農業經濟的基本原理來說,農業經濟分生產產前階段、產中階段和產后階段。

                          產前就是種子、農藥、化肥;產中就是種地、養豬;產后就是加工。一般來說,產前能享有利潤的25%左右,產后能得到更大利潤,約有60%,而生產過程中僅能得到其中10%-15%的利潤。這就使一產變得很弱,一產很弱,二產的加工就沒有基礎支撐,尤其現在市場上特別關注食品的質量和食品安全。在這種情況下,龍頭企業就不能再像過去一樣依賴別人給你生產,依賴別人為你銷售,而要主導生產和銷售。從原理來說,任何產品的質量都不會高過原料的質量,所以農產品原料好的同時也要求你有組織地進行現代化生產。加工生產以后,完全靠過去的一 級批發、二級批發這樣傳統的商業模式進行銷售,也已經不是當年的那個樣子了。隨著企業規模變大,像禾豐年銷售額都已經接近300億了,自有的銷售渠道越來越完善,加上信息化、網絡化應用越來越廣泛,人們獲取信息和了解產品的途徑更直接、更多了。所以,一二三產融合,從田間到餐桌,已經是大型農牧企業逐漸成長為大型食品加工企業的一個明顯趨勢,也是必經之路。

                          陳愛海:一二三產業的融合對從事這個產業的企業來說很重要,其實對百姓的生活也非常重要。禾豐牧業主要是從事畜牧業,畜牧業和美好生活需要的關系十分緊密。我們常說豬糧安天下,就是說有糧吃就可以吃飽,有肉吃就可以吃好,這就是一個重要的課題。那么禾豐牧業在滿足人們美好生活需要方面做了哪些工作?

                          金衛東:首先,什么是吃得好?我覺得肉、蛋、奶吃得多就是吃得好,現在世界各國分發達和不發達國家,所謂發達國家就意味著科學技術發達、經濟發達、軍事政治發達,可是什么樣的國家是這樣的國家呢?其實就是人均吃肉、蛋、奶多的國家。發達不發達關鍵看吃啥。我讀大學的時候,中國重返奧運會、實現零的突破,中國人從東亞病夫不能參賽變成能得金 牌了,每次看講述這一過程的電影,眼淚就會流出來?,F在再得14枚金 牌我們能接受嗎?不能,我們不是第 一就是第二,都不能出前三名。人的身體好了,大腦發育的也就好了。所以,現在我們國家論文總量世界名列前茅,發明總量在世界名列前茅,也出現了很多大學者、大專家。其實,營養基礎決定人的健康和人的智慧發達程度。只有健康的人、發達的思維才是國家繁榮、富強,民族復興真正的標志,所以吃得好非常重要??傮w來說肉、蛋、奶的營養接近人的需求,吸收快,在吸收過程中不用消耗那么多能量,不產生那么多廢物,比如植物,植物有細胞壁,細胞壁不能被消化吸收,所以在吃植物日糧的時候就得多消耗能量,多排除廢物,給腎和肝造成的負擔重。吃肉蛋奶呢,吃得不多就能精神十足。其實不僅是一杯奶,一枚雞蛋、一塊肉也一樣能強大一個民族。很多一知半解的人認為,雞蛋膽固醇含量高,其實完全錯誤,沒有膽固醇就沒有人類啊,因為我們男人的雄性激素,女人的雌性激素都叫類固醇激素,都是由膽固醇合成的,沒有膽固醇,男人都不是男人,女人都不是女人。還有蛋黃中好的物質——卵磷脂,它和組成我們大腦皮層的神經磷脂結構非常相近,99%的結構都是一致的。那么吃雞蛋,其中的卵磷脂就能轉化成神經磷脂,所以吃雞蛋的人就聰明。每一種動物產品的營養價值都是非常高的。

                          當然現在也有一些舍本逐末,甚至唯利是圖的做法,比如用違禁藥物加快動物生長,用瘦肉精提高瘦肉率。但是在我們現代社會越來越嚴格的監管和越來越完善的行業管理之下,中國的肉、蛋、奶市場是全世界安全的市場之一,可是人們還是傳統地認為外國的奶安全、外國的肉安全、外國的雞蛋安全。因為我在這個行業從業,我當然就知道國內外肉蛋奶的安全性到底有沒有差別。應該說我們和過去有差別,那么現在我們是不是已經完全達到了世界的平均水平甚至先進水平?我覺得已經達到了。

                          陳愛海:聽您這么說,確實給我們普及了知識,讓我們長了見識,也很重要,好多人因為不懂導致對肉、蛋、奶認識的方向錯誤。

                          主題二:

                          堅守農業  敬畏農業

                          陳愛海:您說禾豐牧業是一家用工業的思維、工業的管理來從事傳統畜牧業的公司,這話怎么講?

                          金衛東:當我們禾豐剛成立時,別人對我們就有挺高的期望,認為禾豐一定能成功。因為禾豐七個創始人,都是八十年代的大學畢業生,一個博士,二個碩士,剩下都是大學本科生,(陳愛海:都是學農業的嗎?)都是學農業的,學動物營養科學。有六個人在跨國公司擔任管理職務,辭職回來成立禾豐,是商人中受過良好的自然科學教育,知識分子里受過良好的商業訓練的人,所以我們在做這個行業時,自覺地就把知識應用到商業中,自覺地就把現代商業知識、現代工業化理念應用到傳統的畜牧業生產過程中。比如說,我們非常注重設備的自動化,非常注重標準化。我們在沈陽創業起家,在2000年時,禾豐就是中國第 一家同時獲得ISO9000和HACCP雙認證的飼料企業。HACCP認證是食品工業的高危險關鍵點控制基礎認證,對我們做食品相關的企業更重要。我們很重視標準化,很重視設施設備的工業化、自動化。我們也很早就使用ERP系統,表面上投入多,成本高,實際提高效率,增加了公司的競爭力。所以,我們一直用新手段、新思維,工業化的設施設備來提升和強化畜牧養殖業和飼料工業的水平。

                          陳愛海:禾豐牧業多年來非常注重研發創新,我知道你們的研發中心有四百多位專家、教授、碩士、博士等專業技術研發人員。在一般人眼中,畜牧業就是養個豬、殺個雞,把豬肉、雞肉做個加工,這種企業還需要注重創新研發嗎?要四百多個專業的研發人員來做嗎?

                          金衛東:這其實真是大部分人的看法,覺得農業和高新技術不沾邊。其實大家都應該知道一個說法:21世紀是生命科學的世紀。生命科學實際就兩個領域,一個是醫學,一個是農業。醫學大家很自然地覺得是生命科學,但農業呢?農業從育種技術、基因改良技術、疫病防治技術、免疫技術、發酵工程、酶工程、細胞工程、基因工程,這些都應用于現代農業?,F代農業突飛猛進,保證了中國人,保證了全世界人民吃得好,吃得飽。我們三年內兩次獲得國家科技進步二等獎,這對一般的企業來說,幾乎是不可能的。我們公司2015年就取得了國 家 級企業技術中心的資格,我們的實驗室獲得了CNAS認證。CNAS認證就意味著我們實驗室的檢測結果不用被懷疑,世界上幾十個國家認可實驗室出來的數據。這些投入都使得我們這個知識分子管理的公司不像草根企業那樣嚴格控制成本,但是我們也能蒸蒸日上,因為控制的成本、節約的那些蠅頭小利,還趕不上科學技術進步一日千里產生的競爭力的差距。(陳愛海:意義非常重大。)意義非常大,這一切的基礎也是因為藝高人膽大,正確地認識營養、認識生命、認識你的產品。知識就是力量,是對禾豐成功好的詮釋。

                          陳愛海:現在很多企業,像禾豐這樣做得這么好了,有資金實力,又看到了很多風口,很多企業都紛紛去投資,比如前幾年的房地產、金融,但是我知道,禾豐牧業一直在專注主業,堅守農業。那么在這個過程中,你們覺得這種堅守很容易嗎?有沒有過動搖?看到別人紛紛賺錢,堅守農業可能也賺錢,但沒有其他來的那么快。

                          金衛東:禾豐創始人跟其他企業家可能有所不同,我們學的這個,打工的時候干的這個,創業也是做這個,因此我們對它有根深蒂固的熱愛。而中國很多有錢人、很多富人,其實他們沒有這個專業基礎,他們就是趕上了改革開放的風口,做了一項事業就賺錢了,因此讓他們產生了一個虛幻的假設,就是做什么都能賺錢,同時他們在教育背景上也沒有培養出來對一個專業和一項產品的感情和業務基礎。其實你懂得越多,對它就愛得多,對它也敬得多,同時也會產生畏懼,所以越有知識的人,越把事務的風險性看得越多,而越無知者越無畏。我們國家最 早的一批企業家里無知無畏型的居多,他們容易改弦易轍,容易做多元化。還有一點,當一個企業在專業領域競爭力強的時候,它容易在專業領域做全國化、全球化;而在專業領域競爭力不強的,容易做多元化。這類公司天然的基因中,就是靠關系掙錢,靠機會掙錢。而現在世界上絕大部分公司都是專家就是贏家,真正能大行其道的是那些在專業領域強的企業。我們之所以一直堅守這個,其實是出于教育根基的原因,出于對行業喜愛、熱愛的原因,當然也出于對行業敬畏和風險意識的原因。

                          主題三:

                          企業家該有什么樣的財富觀

                          陳愛海:您的一段話讓我印象深刻,關于怎么看錢的問題。您說:“如果我的財富排名很靠前,但是我的知識文化水平、道德水平排名很靠后,我將無地自容。反過來,如果我的知識水平、道德水平排名進入前五百強,哪怕我的財富排名很靠后,我也心安理得?!蔽矣X得您說的這段話非常好,我本人是非常同意的,但是很顯然很多人并不這么看,這種道理您是怎么悟出來的?

                          金衛東:前幾年全國個人財富排名,給我排到了六百九十多名,我想咱們要是能有一個知識排名就更好了。我覺得學好數理化就是人才。學好數理化,認識世界的能力就強,改造世界的能力也強;再學好文史哲,就能達觀、透徹,透過現實的功利看人生、看財富、看成功。學好數理化,數學是什么?其實數學就是邏輯,普通數學就是固定的量之間的邏輯關系;高等數學就是變化的量之間的邏輯,就是微積分;物理、化學就是事物的基本運行規律和本質。這些學會了,看山就是山,看水就是水,看玻璃知道是二氧化硅,看地毯知道是化纖,看燈知道是電子撞擊熒光物發出的光線,看什么都懂。但是有美學、有哲學、有文學,會讓你更加豐富。尼采告訴我們,當一個民族開始思考死亡,開始思考自由,開始思考人生價值時,這個國家、這個民族才算成熟。因此,如果一個國家、一個民族所有人都想著怎么發達,怎么賺錢,這很顯然是從貧困狀態下剛剛走出來的民族,還不夠高尚吧。但是同樣的人生活在同樣的環境下,由于有的人讀書學習,他在物質上跟別人一樣,但在精神上就更開闊一些。我和其他企業家可能在財富上互有高低,但是我想我的思考空間更廣泛。我們現實中總是愛比誰的權力大、誰的財富多,可是真正的價值就是你有多大的權勢,當多大的官,有多少錢嗎?其實不是,有價值的東西是需要離得遠才能看得清楚,一個是空間上要離得遠,還有時間上要離得遠。比如說現在,誰知道宋朝誰有錢,誰知道唐朝誰有錢?可是我們知道“白日依山盡,黃河入海流”,我們知道“郁孤臺下清江水,中間多少行人淚”,“西北望長安,可憐無數山”,可是過去的家有萬貫、香車寶馬,都已經遺臭千古了。也許在當年這個寫詩的人也羨慕那個富有的人,還有可能給人做門客,討一碗飯吃??墒怯袃r值的人才能千古流傳。

                          所以,我有這樣一個比較一分為二的看法,一方面在商言商,我做的企業是一家上市公司,我要努力做好,給全體股民創造價值,對社會有所貢獻,這是我的責任;但另一方面,也要盡我的能力,不追求絕 對的成功,不追求現實上、物質上的過分貪欲和享樂。要均衡地對待社會、個人、員工、上下游,同時也理性地看待物質和精神方面,不做金錢的奴隸,也不做商業上的侏儒,做什么都努力做得好,但又知道這不是人生的全部。

                          陳愛海:作為一名企業家,其實賺錢很重要,綜合的素質也很重要。

                          金衛東:對,我們國家現在在臺前的這些企業家應該是良莠不齊的,很多人是特別努力刻苦而成功的,很多人是心無旁騖只追求財富而成功的。如果讓咱們中國前五百強的老板都去搞科研,是不是90%的人不合格;讓前五百名的老板都去政府做公務員,是不是60%-70%的人不合格;甚至在自我約束能力方面,他們都不合格。但是,正如亞當斯密所說:在餐桌上屠夫、面包師為了自己的利益,給我們生產了豬肉,生產了面包,讓我們的生活過得好。從這個角度來說,他們又是奉獻者,盡管他們得到一些,但他們也承擔風險,而他們制造出來的產品和提供的服務,是需要滿足別人才可以獲得認可的,因此他們也是社會需要的人。

                          陳愛海:有些人是純粹地為了自己,但在為了自己的過程中,客觀地也給別人帶來了產品和服務??傮w上您認為,現在中國企業家群體的整體素質還是不高的,或者偏低的。

                          金衛東:企業家不能用科學家,也不能用文學家,也不能用政治家來形容,也許我們的第二代受教育程度都提升上來了,但是奮斗精神、企業家精神卻缺失了。所以從企業家的素質考慮,可能第二代還不如第 一代更像企業家。因為企業家有兩個基本特征:第 一是風險喜好,愛冒險,往往受過良好教育的人不愛冒險;第二是企業家總愿意嘗試新鮮事物,不愛走尋常路,愛創新,其實也不是愛創新,他們常常不耐煩,不愛做重復的事。這個特征在下一代更理性的職業經理人和二代企業家身上也表現不太明顯,他們往往在大規模的基礎上會變成一個看守者或者改良者。

                          以上文字根據現場采訪音頻整理而成

                          標簽

                          上一篇:金衛東:"-tude"之論2018-06-07

                          最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沈陽總部

                          ADD:遼寧省沈陽市沈北新區輝山大街169號

                          TEL:024-88082666

                          二維碼

                          ewm1.png ewm2.png 343434.jpg
                          官方網站官方微信號招聘公眾號

                          分享

                        1. 歪歪漫画-动漫漫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