牽手 超越

                    2015-07-22 10:16:35

                    2006年8月,在雙方簽約后的晚宴上,荷蘭皇家德赫斯(De Heus)公司新任掌 門 人、年輕的Co de Heus先生系好西裝扣子,鄭重站起身,激動地說:“我非常高興,能與禾豐這樣偉大的公司結盟。我想告訴各位,是什么原因使我們改變初衷,同意做一個小股東來與禾豐合作發展??赡苣銈冋J為是禾豐有很強的盈利能力,不錯,禾豐挺能賺錢;可能你們認為是我們看中了禾豐的人才,不錯,禾豐有一個很好的團隊。但是我想告訴大家,我們最后下決心跨萬里之遙投資禾豐,甘做小股東,更為重要的兩個原因是:第 一,我非常欣賞存在于你們創始人之間的深厚情誼,你們不管是在艱苦的創業時期,還是在成功的時候,總是親如手足,相互關照。因此我可以期望當我們成為合作伙伴的時候也能被這樣對待。第二,我非常感動于你們愿意把股份送給優 秀員工,你們懂得,分享財富比獨占更令人幸福,盡管我們是來自資本主義國家的商人,但別忘了我們也是基督徒,基督徒的基本哲學就是利他主義?!?/span>

                    禾豐與荷蘭皇家De Heus公司的合資是禾豐國際化進程的關鍵步驟,起于2004年4月,至2006年8月順利完成。迄今為止,當年我們談判速度之快、股份出讓比例和出讓價格之科學都是令同行贊嘆的。2004年,禾豐經過9年的發展,成長為東北最 大的飼料企業,預混料、濃縮料年銷量40萬噸左右,也成為一些大型飼料企業矚目的對象。他們紛紛表達了要出資入股甚至購買禾豐的愿望。禾豐有堅定不移實現自身發展的決心,但也深知,僅僅憑借自身滾雪球式的資本積累,難以匹敵強大的競爭對手,也難以達成禾豐的快速成長目標。此時禾豐有兩個選擇:一種方式是發行上市,成為一家股份公眾化的公司,在這個過程中可以募集到更多的資金;另一種方式就是尋找一個自己喜歡的合作伙伴,使之成為禾豐新的投資者,共同結盟發展。在對這兩種選擇舉棋不定的情況下,我們開始積極地與國際公司接觸。當時的原則是:我們要找的是伙伴而不是老板,我們要成為公司的主宰者,我們的合作伙伴必須是一個高度國際化的、高度專業化的,并且與禾豐規模相當的企業。

                    當時的飼料行業發展機會很多,但機會多也意味著對手多、危機重重。面對行業的強手、資本的大鱷、市場的競爭,禾豐如何保持自己獨立的存在,并能持續健康地發展的確是個挑戰。記得上小學時學到“火災到來如何自救”的一則故事:當山下起火時,身在半山腰的人好的自救方法就是先在自己身邊放一把火,將身邊的草木燒光,當山下的火勢上來時,你所處的這片空地就安全了。春秋戰國時,一些國家為了自救也多采取遠交近攻的策略,通過與遠方強手結盟來保持自己的競爭力。 

                    推古及今,于是我們首先在西方的公司里篩選合作伙伴。首先想到的是美國,但對于美國這樣一個高度現代化的、大托拉斯式的、完全以資本為中心而非以人為中心的發達資本主義國家而言,企業的體量都超 級巨大,如果禾豐與其合作,我們認為,一定不是平等的合作,一定不是和諧的合作,也一定不是基于人與人的合作,于是很快就排除了這個想法,轉而將目光投向歐洲。當時歐洲有一家公司正在積極地與禾豐接觸,就是那時的比利時英偉公司。這家公司的老董事長FlorIndige先生與我初次見面就對我特別肯定,對禾豐多加贊賞,甚至回到他們公司后激動不已,在地板上踱來踱去,興奮地對下屬說:“為什么沒有早一點讓我認識這個人,為什么沒有早一點和這個公司合作!”而他本人以及這家歐洲公司也給我留下了很好的印象。遺憾的是,時至今日,由于經營不順,比利時英偉已經風光不再,他們的資產已被銀行全部接管,家族成員也都已退出管理。但無論如何,感謝這家公司對禾豐的肯定,以及在禾豐國際化的初始階段給予我們很多的教導與指引,在這里,我們也要特別感謝比利時英偉公司的老董事長FlorIndige先生,以及他們那些非常職業化的經理們。

                    2004年春節剛過,當時的中國飼料工業協會秘書長劉同贊先生給我打電話:“衛東,我想去歐洲參加國際飼料工業聯合會(IFIF)的年度理事會,中國現在是世界上第二大飼料生產國,但還不是IFIF的會員,我想在我任期之內完成這個使命。我希望你能隨我一同出訪,同行的出訪人員由你來組織,人數宜精不宜多,要選企業的代表為主,并且最 好是年輕、學歷高、外語溝通能力好的?!庇谑俏医M織了當時中國農科院飼料所所長蔡輝益博士、英偉中國公司的技術經理趙昕紅博士、湖南新五豐公司常務副總經理熊艷艷女士等一同隨劉秘書長出訪。此行的目的一則是完成中國飼料工業的一次歷史跨越,加入IFIF,而我個人另外的使命是考察英偉公司,以及在這個過程中尋找可能的其他事業合作伙伴。

                    2004年4月,考察團6名成員飛抵歐洲,第 一站到達荷蘭城市Utlet,參加Victam年度展覽,彼時IFIF的各位理事已經在那里等候中國代表團的到來。經過充分而有效的溝通與考核,中國不僅正式成為IFIF的理事成員,并且像中國加入聯合國的情形那樣,立即被邀請擔任IFIF的常務理事單位,實現了本次出訪的首要目的。從此中國飼料工業真正地站在了國際飼料工業的共同平臺上,成為了國際飼料工業中被公認的一支最重要的力量,直接地參與到全球飼料工業的發展規劃之中。在這次Victam展會上,我們都大開眼界,看到很多美國公司、歐洲公司的先進設備,感受到了他們高度的專業化能力和國際化實力。

                    這次會上,也認識了很多國際飼料行業的大佬,包括歐洲飼料協會會長,手臂受傷、吊著繃帶的Yves MONTECT先生,和他的接觸,改變了禾豐引進外資的方向。在彼此交換名片之后,我認真地向他詢問歐洲近十年哪家飼料企業發展速度快、競爭力強。他毫不猶豫地回答:“是荷蘭的De Heus公司?!辈⑾蛭医榻B:“這是一家具有近百年歷史的家族企業,而且是一家管理簡單、產品質量過硬又很國際化、開放的公司,最近十年他們高速發展?!蔽业男臑橹粍?,當我表達是否可以參觀的愿望時,MONTECT先生告訴我,在我們去比利時布魯塞爾參觀英偉的途中,可以路過這家公司,并且表示,他可以幫我們馬上聯系到他們的管理者。于是,在他的幫助下,Victam展會后我們增加了一項歐洲出訪內容,就是參觀位于荷蘭Ede-Wageningen小鎮上的De Heus公司總部。

                    事實上,在荷蘭盤桓數日,已經讓我對這個國家有了全新的認識。在這個不足2000萬人口的國家,3萬平方公里的國土面積中大約一半低于海平面,氣候常年潮濕多云,這里幾乎不能生產任何飼料原料,在這里要想發展畜牧業,難度可想而知。而且由于海拔低,養殖糞便污染物的排放與處理也相當難??梢哉f他們是在高成本、嚴酷的環境下發展起來了強大的畜牧業。荷蘭的肉、蛋、奶及其加工制成品百分之六十以上出口供給歐洲及全世界,而且產品品質好,安全度高,受到全球消費者的高度稱贊,如果把糧食一項去掉,荷蘭就是世界上第 一大農產品出口國。我意識到荷蘭是農業生產的專家、畜牧生產的專家。雖然他們的企業規模都不是特別巨大,但個個都是精品,他們擁有國際尖 端技術,極 具國際競爭力。因此此時我更加有興趣看一看這家被歐洲飼料協會會長高度認可的荷蘭De Heus公司。

                    到了De Heus公司,老董事長Henk de Heus接待了我們。真的感到荷蘭人是世界上高的人種,Henk已經60多歲,身高1米90,他和同樣身高的小兒子Koen de Heus向我們代表團一行詳細介紹了公司的百年歷史,從最初的磨坊起家到最近的發展,從他們的有機自然生長到跨國并購。介紹雖然簡短,但我對這家企業已經產生了濃厚的興趣,我意識到這是一家高速成長、有競爭力并且有遠大抱負的家族企業。于是在介紹過程中,我私下給他們寫了一封信。信中我介紹了禾豐公司的歷史、現狀、競爭力以及中國飼料工業巨大的發展潛力,并特別提出作為禾豐董事長,我此行來歐洲的目的之一就是要尋找一個事業合作伙伴。在信中,我清晰列舉出我們尋找事業合作伙伴的四個標準:第 一,簡單。一個人或者少數人就能做出最后的決定;第二,高效。我不希望很多的公文履行,簽署特別多的文件,而最后無果而終;第三,勇敢。愿意國際化,愿意到遙遠的東方開展經營;第四,專業。在產品研發、設計和生產方面達到世界頂 尖水平。最后,我向他們發出邀請:如果你們具備這樣的條件,我隨時歡迎你們到中國參觀和考察我們的企業,如果我們雙方能夠相互認可,那么就期待成為事業上的伙伴。由于這是個突發奇想的主意,因此不方便也不愿意讓代表團的其他成員知道。所以在和他們交流握手時,我將這封信悄悄地交給了他們國際事務部經理Donkers Rinus先生。

                    午餐在他們公司頂樓的餐廳進行,那個餐廳簡單而又有藝術格調。后來才知,老董事長和他的夫人是現代藝術品的收藏者,很多中國先鋒畫家如張小剛、方力鈞等人早期作品都是其家族收藏肯定之下才為人所知。由于夫妻倆這樣的愛好,直到今天,這些不同風格的杰出的藝術作品經常展掛在De Heus公司辦公樓里,而且每個季度輪換一次,員工在工作之余可以享受到另一種藝術的熏陶。

                    在簡短的午餐時間里,我不知道的一個事實是,當我在這里惴惴不安地沖動地想著好像找到了一個更適合的伙伴的時候,其實在玻璃的另一側De Heus公司的老板和他們的高級經理也在對我指指點點,說一定要找這個家伙合作。離開De Heus公司,我們繼續前行到歐洲比利時英偉公司。當然,這次考察也相當順利。在當時,De Heus公司和比利時英偉公司真是伯仲之間,難以馬上做出決定,如果不是后來英偉公司走向衰落,很可能我們將選擇的是另一個方向。

                    從歐洲回到中國,我很快就接到了De Heus公司發來的郵件。一個月內,他們委派國際事務部經理Donkers Rinus先生趕到上海,參加當年在上海舉辦的飼料工業博覽會。Rinus先生是一個身材魁梧的大家伙,他的胸懷和思想就像他的身體一樣粗獷而無羈。在上海,我和Rinus先生在一見如故的交流中一拍即合,他毫不猶豫地接受了我的邀請并修改了行程,隨我從上海飛到沈陽。當時的禾豐,只有小小的工廠和小小的辦公樓,辦公面積還不到600平方米。盡管硬件條件一般,但禾豐人的素養給Rinus留下深刻的印象。我們的經理人員能無障礙地與他英文交流,他看到了我們完善的實驗室和強大的銷售網絡,他特別肯定的還有我們的企業文化。抱著積極的態度,Rinus先生返回歐洲,向De Heus董事會做了全面的匯報。一個月后,De Heus公司董事長派次子Koen de Heus和Rinus再度來到中國。這次來到沈陽是在華燈初上的夜晚。Koen第 一次來中國,這個歐洲年輕資本家對中國的現代化大吃一驚,當把他從機場接出來進入流光溢彩的沈陽時,看到鱗次櫛比的高樓大廈、寬敞的街道、川流不息的車流,他才意識到,中國遠不是他們認為的那樣落后,甚至他開玩笑說:“金,難道我到的是紐約嗎?”我笑說:“這是沈陽,沈陽遠不是中國大又好的城市,甚至不是中國大又好的城市之一?!鄙蜿栔凶屗麖娏业匾庾R到中國是一個有機會、有活力、高速發展的國家。那天晚上,東方的美食、城市的美景、好客的主人,以及其后幾天對禾豐的了解和考察,使他們意識到中國是一個并不落后的國家,禾豐是一個內在價值遠大于賬面價值的公司,禾豐是一個不僅有市場、不僅有業績,還有團隊的公司。再次的考察更加加強了De Heus公司股東對禾豐的興趣。這年的秋季,De Heus家族成員全員出動,老董事長Henk及其夫人Victoria,長子Co de Heus、商務經理Rinus、財務總監Max一同來訪。

                    這是一次重要的考察之旅,當他們下了飛機來到北京辦公室,我感到很大的壓力。他們幾位男士都比我高很多,正如他們公司規模也遠大于禾豐一樣,我確實也感到了差距,可是作為一個內心十分強大的人,我還是愿意以完全平等的方式開展我們的交談,也是在這次交談中,我們產生了第 一次沖突,這次沖突幾乎終止了與De Heus的合作,同時也進一步刺激了De Heus公司做出與禾豐結盟的決定。雙方落座,我和邵彩梅博士代表禾豐與他們談判,因為外語好又有國際事務經驗,我夫人毛東輝老師被邀請助陣。在簡短的寒暄之后我們開始正式商談。Co de Heus這位年輕的老板雄心勃勃、目空一切地向我們介紹了De Heus的規模、現狀以及未來的發展,并告訴我們:“如果禾豐能夠與De Heus合作,你們就能夠得到世界上先 進的技術、先 進的管理經驗,就會學到世界上最 好公司的國際化的方式和方法。如果要合作,De Heus就要控股,或者起碼要成為第 一大股東,禾豐成為De Heus集團的一部分,我們加以指導和管理,一定會有光明的、美好的未來?!彼脑捳Z我非常地不接受,當時盡管我能夠聽懂,但還不能流利地講英文,于是我讓夫人翻譯:“請不要和我這樣說話,你不是救世主,我們要找的是合作伙伴,不是找主人,在你考慮與禾豐合作的時候,請不要首先認定通過合作就會貢獻給禾豐這么多利益,請你也考慮一下,與禾豐合作對你們的意義何在,你們同禾豐合作能獲得哪些好處。如果這個合作像你所理解的那樣只對禾豐單方有益,你們像救世主一樣的施舍,這樣的合作就沒有合作的基礎,那就停止為期一周的考察,你們現在就可以回荷蘭了,禾豐不需要這樣的合作?!碑敃r,無論是邵博士還是我夫人,都不愿意為我直接翻譯給對方,因為她們覺得這太強硬甚至是不太禮貌的待客方式。于是我硬著頭皮,用我不太流暢的英文把我的想法直截了當地告訴給他們,當時的氣氛一下子降到了冰點。他們都沒有想到,De Heus家族第三次來到禾豐的訪問會是這樣一個強硬的開始,他們沒想到中國新一代的企業家是這樣的自強、自信和自主。他們也在猶豫是打道回府還是繼續考察。僵持了片刻后,人生閱歷豐富的老董事長Henk站了起來打破僵局,說:“金,我想,既然我們來了,還是希望繼續完成這一周對禾豐的考察。不管怎樣,眼見為實?!庇谑?,開始了為期一周的考察。這次考察,由王鳳久總裁、邵彩梅博士、趙文馨總監全程陪同,他們溫和友善的態度,良好的外語溝通能力化解了北京會面的尷尬。從北京到沈陽到長春,到哈爾濱到大慶,他們參觀了禾豐十幾家新建工廠,在硬件過硬的同時,他們也看到了我們專業化的營銷模式,看到了人才濟濟的管理團隊,看到了朝氣蓬勃的銷售隊伍。他們意識到,禾豐董事長的強硬是有理由的,意識到禾豐是一個高品質的公司,于是在他們回程離開北京的機場告別會上,氣氛得以徹底改變。在機場會客室,我再次接待De Heus家族成員,Victoria夫人微笑著對我說:“金,除非我們不來中國,如果來中國,就一定要與禾豐合作,而現在我們決定一定要來中國?!笔聦嵣?,她是一名偉大的女性。盡管她在這個家族中不擔任任何職務,但我強烈地感受到她孩子身上有著她強大的基因。這是一位善于與人合作的女士,是個非常細心體察對方感受和感覺的女人,也是一個有著博大胸懷的母親。她是一個善于把復雜的事情簡單化并且善于抓住事物的關鍵推進實施的真正偉大的管理者。此后,我們與De Heus的合作過程中,時時刻刻有著Victoria夫人的影響。而這個時候,年輕氣盛的Co de Heus也是滿面笑容,他用一段委婉的話語表達了對禾豐的尊敬:“金,在商業的競爭中,當你不能戰勝一個對手時,好的策略就是加入他并和他成為伙伴。我現在決定,要與禾豐結盟,而不是要成為禾豐的主宰者?!?nbsp; 

                    幾年后Co de Heus向我訴說另一段小插曲:沖突后當他們離開北京去沈陽時,他的心情非常低落,來中國之前,他聽到那么多對禾豐和我本人的好評,沒想到第 一次見面就是這樣一個強硬的態度,他感到這是個艱難甚至灰心喪氣的合作。飛機上,父親老董事長把他這位年輕CEO的情緒看在眼里,叫了兩聽啤酒,說:“兒子,我們要祝賀一下?!盋o不解:“為什么祝賀呢?”他的父親說:“我們來中國是要找合作伙伴,這個合作伙伴必須是強大的,強大到能夠保護所有合作者的利益。兒子,我覺得我們今天似乎已經找到這個人了?!?/span>

                    2005年,禾豐在十周年慶典之前,迎來了上市機會?;趯特S的考核和了解,遼寧省政府和遼寧省證監局將禾豐列為擬上市公司,排位第 一名。這對很多企業來說夢寐以求。但在引進外資成為伙伴共同追求長遠的成長與上市獲得資金以加速企業擴張的選擇中,禾豐最終選擇了暫停上市先合資。這一驚世駭俗之舉被很多人不解,負責上市工作的省證監局領導對禾豐這個看似愚蠢的決定也表示遺憾。上市,也許很多企業夢寐以求,但我更在意禾豐長遠的成長。與De Heus這樣優 秀的公司合作,我們以后仍然有再上市的機會;但如果那時選擇了上市,可能就會永遠錯過和這樣一個偉大的公司牽手結盟的可能。

                    2005年禾豐十周年慶典加速了雙方的合作,Co de Heus與其兄弟Koen de Heus雙雙攜夫人參加。慶典之前,他們參觀了北京三元禾豐。時隔一年,他們看到了禾豐巨大的變化,新建的車間、銷量的翻倍。而在沈陽新建的禾豐飼料工業園中,十周年慶典正在進行,新的總部大樓雛形已現。禾豐的一切進展正如當時中國經濟的高速成長一樣,給這些西方企業家們留下極為深刻的印象和緊迫感。他們意識到,如果不能加速合作,他們將會失去機會。

                    慶典儀式上,Co de Heus發表了熱情洋溢的演講,而我這時的英文也大大地進步,為他現場擔任翻譯。此次慶典,他們送來了特殊的禮物,這個禮物是De Heus家族在荷蘭20名藝術家為肺癌研究所成立的義賣捐贈會上,以高價收藏得到的兩個巨型公雞的雕塑。De Heus家族素有慈善的傳統,也正逢2005是中國的雞年,他們將其中一只留在荷蘭,另一只作為慶典禮物空運到中國。他們很幽默地將禮物包得嚴嚴實實推到慶典現場,Co讓我猜是什么禮物,我真的沒有猜到。后來他告訴我是“Rooster”??蛇z憾的是,我當時滿腦子都在想是什么樣的工藝品,在幾千人面前很丟臉沒有聽懂“Rooster”,好多嘉賓在下面為我著急,大聲喊“公雞、公雞”,我才意識到是公雞?,F在這只巨型雕塑還呈放在禾豐的展廳。當我在慶典之后不好意思地問我們的股東王學強副總裁:“學強,那么多人在場我沒有聽清‘Rooster’,是不是丟了形象?”他搞笑地說:“金總,就是因為你沒有翻譯出來,才更真實。因為我都不相信前面那些你都能翻譯得那么清楚,還以為是你事先都背下來了,就是因為這句你沒有翻譯出來,才說明你真的是現場翻譯?!痹谡勁械倪^程中,我們大家的英文水平都得到了突飛猛進地提高,現在禾豐很多人都可以流暢地講英語,參加國際會議,溝通交流、爭辯、討論。應該說,用進廢退,應用才是好的老師,應用也是直接的動力。

                    慶典之后,禾豐與De Heus的合資談判進入關鍵步驟,我們需要確定合作的基本條件,然后進入盡職調查(Due Diligence)階段,在當時,我甚至不知道Due Diligence這個詞,也不知道盡職調查的真正含義,更不知道盡職調查要有那么高的成本。De Heus對禾豐的盡職調查委托給兩個國際一 流的專業服務公司:一個是貝克·麥堅時國際律師事務所(Baker & McKenzie),一個是普華永道會計師事務所(PwC),而這項盡職調查共花費De Heus 800萬人民幣。當時我甚至覺得這項花費不太必要。如今,禾豐走完了上市的歷程,在禾豐上市的過程中,中介費用當然遠高于此,我現在意識到,嚴格的調查和考核對于一個成功的合資是十分必要的。

                    在盡職調查過程中,禾豐的業績繼續高歌猛進,巨大的工作量對于禾豐的管理者,特別是禾豐的全體財務人員是一項巨大的考驗。禾豐的財務人員在這個過程中表現出卓 越的戰斗力,在當時的財務經理馮陽的帶領下,出 色地完成了每一項工作,給中介機構和De Heus公司留下深刻印象。2006年7月,兩個嚴格的中介公司經過長達半年以上的工作,完成盡職調查,浩瀚的工作量使他們對禾豐有了深入的理解,最后的報告卻非常的簡單,其核心結論就是一句話:這是一家難得一見的干干凈凈的中國企業,一切財產真實,一切財富來源合法,建議投資。

                    De Heus公司是世界上專業化、有競爭力的農牧企業之一,禾豐與其合作能夠全面提升技術水準和管理水平,實現一次質的飛越,但是敝帚自珍,出于對公司的感情和對自己團隊的信任,我們很多股東對于出讓股份以及出讓比例存有爭議,最終大家忍痛割愛做出了艱難的決定,決定的底限就是多出讓給對方15%的股份,也就意味著De Heus公司既不能控股,也不能做第 一大股東。De Heus公司要以10倍的禾豐市盈率作為基礎向禾豐投資。當時禾豐的年盈利大約1億元,要求De Heus公司投資1.5億元成為擁有禾豐15%股份的股東。這在當時對資本運作與投資規則并不熟悉的飼料行業引起了很大轟動。2005年,新希望以2億多資金收購六和45%的股權。而規模遠小于六和的禾豐卻以10個億的價值成交。有很多人覺得禾豐是一個太有勇氣、太會自我宣傳的公司??墒墙裉?,禾豐的價值有目共睹。事實證明De Heus公司做了一個聰明的決定,直到今天De Heus公司仍然為此歡欣鼓舞,在他們看來,這是他們成功的一次投資。

                    禾豐與De Heus合作前還有一個插曲。2005年10月,在委托中介機構做盡職調查之前,我與夫人受全體股東委托前往荷蘭與對方做最后的談判,并在談成后簽訂入股協議。如前所述,走之前大家已經商量好,只能出讓15%的股份,交易價格1.5億人民幣,買就買,不買就算了,因為我們覺得不是特別迫切要引資,盡管我們也覺得他們挺好。談判簽約的前一天晚上,住在阿姆斯特丹賓館里,我內心非常不平靜。我們公司就要有一個新伙伴了,他到底是一個好伙伴,還是一個差伙伴呢?他要成為我們的第二大股東,是有利還是有風險呢?當我不斷給自己提出這些問題的時候,甚至動搖了合作的立場,夜不能寐。想著想著我的思路發生了改變,忽然覺得我一切的憂慮都是因為太站在自己的立場上考慮問題了,對方會不會更有風險呢?對方距中國萬里之遙,投資給我們,不派財務人員,不派管理人員,一年才開一次董事會,假如我們不能對他負責的話,他肯定要冒比我們更多的風險,憑什么他要把錢投給我們?是他們不能生存了嗎?是他們必須發展嗎?如果讓我們以這種方式,投資給一個比我們落后的國家,例如北朝鮮、越南、尼泊爾,我們公司的董事會能不能通過?什么也不管,就把錢交給一群外國人讓他們去管理,我想即使是投到歐美的企業我們也很難同意。當我意識到他們的風險比我們大時,我覺得他們這種冒險精神是令人佩服的,他們對我們的尊敬遠大于我們對他們的尊敬。這樣一想豁然開朗,將心比心,我臨時改變決定,要給他們更寬松的條件。當時已經來不及再跟國內的股東們商量了,但我想在大原則不變的情況下大家一定能理解我的決定,我們要主動多承擔風險,不讓我們的伙伴吃虧,盡管對方沒有提出新的要求,但是我要主動替他們著想。我從床上一躍而起跟夫人毛東輝談了我的想法,她非常贊同:“衛東,你這樣做非常對,你這樣公平的態度一定能贏得他們的尊敬?!钡诙煺勁械臅r候,在場的只有他們哥倆和我們夫妻倆4個人,我相信他們也做好了唇槍舌劍的準備。談判之前我說:“我要附加幾個條件?!睂Ψ揭徽?,我接著提議:“為了減小你們的投資風險,我要在合作協議中附加如下條件:第 一,你們可以分批投資,每批投三分之一,可以隨時終止;第二,投資后所有盈利按股分紅,但是如果3年之內禾豐出現虧損,抑或是我們合資前沒有提供全面的信息,抑或我們的能力沒有達到標準,虧損部分由禾豐單方面承擔,3年后你們完全認可我們,再風險共擔;第三,3年之內你們可以隨時撤資,我們至少保證原值撤出?!碑斘姨岢鲞@三個條件之后,他們哥倆感到非常意外,沒有想到我會提出這些,他們要求休會,到隔壁房間單獨談了十幾分鐘后回來,弟弟Koen de Heus感動地說:“非常感謝你們如此善意,事實上這是不必要的,既然我們要合資,我們就相信你們。但是你的行動讓我們更加相信我們之間的合作是正確的。既然你決定這樣對待我們,我們就決定不必爭論了,全部接受你們的條款,我們購買15%的禾豐股份出資1.5億元,我們相信禾豐?!痹谧罱K合作的時候,其中我答應的這三條當中的第二條沒有寫到公司章程里,對方堅持說這個不能寫,否則就太不公平了。那天晚上,他們帶著夫人共進晚餐。席間我說我今天既高興又失落,高興的是我能跟你們這樣成功的國際公司合作,我們公司找到了一個好伙伴;失落的是我來了一趟歐洲,把我們15%的股份弄丟了,并且你們比我年輕這么多,就能買得起我們的股份,我挺失落。他倆當時哈哈大笑,說:“其實還有個人現在也很失落,那就是我們的父親,他在俄羅斯也很失望,因為他不同意這個價格,我們談判的時候,他還不斷地打來電話要我們降低價格,但我們倆決定就這么做了?!?nbsp;

                    在禾豐與De Heus合作過程中,我們加深了相互的理解,增進了彼此的情誼,禾豐變得更加嚴謹和成熟,De Heus公司也變得更加勇敢和開放。2006年,Co de Heus接任董事長后,用他自己的話說,他學習禾豐董事長金衛東的方式和方法,制定了De Heus公司長遠的積極大膽的事業目標,并且模仿我的方式做了激動人心的全集團的管理報告,獲得了良好的效果。De Heus在貢獻了他們寶貴的經驗、數據積累和知識信息的同時,也從年輕的禾豐公司身上學到了建立積極大膽的事業目標,用積極的手段快速提升業務規模,用更加開放的態度與管理者分享企業的成果等先進理念。禾豐的進步有目共睹,而De Heus這家百年家族企業也從他所投資的這家年輕的中國公司身上汲取了寶貴的進取精神,進而也促進了De Heus自身的成長,并實現了他們近幾年異乎尋常的發展。在與禾豐的成功合作后,他們又成功投資了越南、南非、巴西等國家,6年之內事業規模翻了一倍。2011年榮獲荷蘭皇家企業榮譽,這份光榮只授予百年歷史的翹楚企業,De Heus榮列荷蘭五十家皇家公司之一,禾豐牧業2014年在上海主板成功上市,禾豐事業獲得社會高度關注和認可。這次跨國合作是真正意義上的相得益彰,不僅于雙方的事業是一次飛躍,對于中荷雙方的企業家也是一次歷練和人生價值的升華,我們成為了休戚與共的一家人。

                    標簽

                    最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沈陽總部

                    ADD:遼寧省沈陽市沈北新區輝山大街169號

                    TEL:024-88082666

                    二維碼

                    ewm1.png ewm2.png 343434.jpg
                    官方網站官方微信號招聘公眾號

                    分享

                  1. 歪歪漫画-动漫漫画首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