歐洲飼料禁抗十年,中國該學什么?

                    2016-07-08 08:59:35

                    飼料中禁抗,從原則上說不是難事,但落實到現場養殖中則并不容易,大的風險會落在管理不良和生物安全防護差的養殖場,大的壓力是在仔豬斷奶階段。建議飼料禁抗要給出時間表,視國情、視動物和視階段不同對待,平穩過渡,以避免對養殖行業產生大的應激。  


                    飼料中使用抗生素或抗菌藥物(以下統稱抗生素)的歷史已有近60年??偟膩砜?,飼料中使用抗生素的有效性、效果的穩定性以及成本的低廉,是目前其它單一新型飼料添加劑產品所不能比擬的。但多年來飼料中長期、多品種復合添加抗生素產品也引起了大的隱患,如:動物耐藥性的產生導致使用效果的下降、畜產品中可能的抗生素殘留引起的食品安全風險、對動物本身免疫力的抑制造成的二重感染等。尤其2015年3月美國麥當勞公司宣布所有1.4萬家美國門店將在未來2年內逐步停止采購在飼養過程中使用人用抗生素的雞肉產品,在行業再次引起了熱議,飼料禁抗和養殖環節降低抗生素用量的呼聲再被高度關注。本文整理了歐洲飼料企業禁抗后遇到的問題和采取的相關措施,結合我國養殖業現狀,提出我國畜牧飼料行業應該關注的重點和應做的準備,并對行業禁抗管理提出個人觀點和建議。

                    image.png

                    1986年,瑞典基于食品安全的考慮,在沒有充分證據的情況下,規定畜禽飼料中全面禁用飼用AGPs(抗生素作為促生長物質),成為世界上第 一個不準使用AGPs的國家。隨后,丹麥于2000年開始在畜禽飼料中全面禁用抗生素,早于其它歐盟國家6年。1999年,歐盟宣布,從1999年7月到2006年1月1日,飼料中僅允許使用4種抗生素產品:莫能菌素、鹽霉素、黃霉素、阿維拉霉素(效美素),從2006年初開始法律上全面禁止抗生素在飼料中的使用(圖1)。

                    歐洲飼料禁抗十年,中國該學什么?

                    圖1 歐盟等畜牧發達國家飼料禁抗歷史

                    圖1還顯示了幾個發達國家關于抗生素限制使用的時間表。2011年7月,韓國宣布了飼料抗生素禁用通知(韓國從1991年起對肉類產品進行抗生素殘留檢測,從2005年起逐漸減少允許使用的抗生素藥物數量與種類,2011年宣布禁用通知);2013年美國FDA發出了自愿禁用指導書,要求2017年起在現場處方用藥中停用人類抗生素藥品,等等。


                    通過調研還了解到,歐洲某些畜牧發達國家(如荷蘭),已經開始了更嚴格的現場處方用藥的減量措施,比如荷蘭行業協會規定從2011年9月份開始,不再允許飼料企業為養殖場定制加藥飼料等措施。


                    歐洲飼料禁抗十年,中國該學什么?

                    那么,歐洲飼料禁抗后,養殖生產性能和抗生素用量的變化如何呢?首先是先行者瑞典,在1986年禁抗后的前幾年,以豬為例,平均日增重下降,料肉比提升,死亡率增加,斷奶日齡不得不延遲1周。其次,丹麥實施飼料禁抗后,豬場在生長育肥階段的成績影響不大,據統計,62%的豬場這個階段的日增重和死亡率無明顯變化,只有12%的環境條件差的豬場出現了問題久久不能解決,而另外26%的豬場經過幾個月的調整,生產成績也跟上來了。但仔豬階段產生的問題和困難很大,表現為死亡率的提高和日增重的降低,母豬年提供斷奶仔豬數(PSY)下降等(見表1)。除了豬場生產性能的下降,現場抗生素的用量略有增加。


                    歐洲飼料禁抗十年,中國該學什么?


                    由圖2 可以看到,1996—2001年,丹麥現場處方用藥的年用量是不斷增加的,以有效成分計算,從48t增加到了94t(2001年);但飼料和養殖現場的抗生素總用量是降低的,從1996年的154t,下降到了2001年的94t。


                    歐洲飼料禁抗十年,中國該學什么?

                    由圖3可知,1999—2006年,在法律上規定飼料禁抗之前的這7年,養殖業和飼料業已經在著手做各種準備工作和實踐,現場養殖的問題增多,到2007年處方抗生素用量達到高峰,治療用藥量提升了約40%,2007年后,養殖場用藥量開始逐年小幅度下降,直到2011年荷蘭法規又有了更嚴格的規定,即禁止飼料廠為養殖企業生產加藥飼料,對注冊獸醫師的年用藥量進行記錄、統計和評分;根據養殖企業處方用藥量的多少進行排名等措施,強行降低處方用藥的使用量。到2014年底用藥量明顯降低,與2009年相比,降低了58%??梢钥闯?,通過立法等強制手段,逐步減少抗生素總體用量是歐盟畜牧發達國家的共識。

                    當然,歐盟各國養殖環節降抗的節奏并非步調一致,以上介紹的荷蘭嚴格降低抗生素的措施是荷蘭行業協會的自我規定和約束,不是歐盟的法規。通過調研歐洲不同國家的飼料企業禁抗執行情況發現,畜牧業發達國家和不發達國家,東歐和西歐國家,禁抗法規執行情況有所不同,那些養殖分散、設備設施落后的國家,在仔豬斷奶階段仍會在飼料中使用抗生素和高鋅日糧來解決現場的問題。而丹麥、荷蘭等國家則自行規定了更嚴格的現場降低抗生素的各項措施,制定了養殖場的用藥量全國排名制度,對于每年每頭豬或者每只雞用藥量多的養殖企業給予紅黃牌管理制度,對注冊獸醫師也進行嚴格的用藥量監管,如果開出的處方藥太多,獸醫師需要重新參加培訓、重新審查資質(據調查了解,丹麥比荷蘭執行得更到位)。一旦養殖場發生問題,獸醫必須到現場診斷檢查動物后才能開具針對性的藥物處方,嚴禁處方藥中使用對人類健康有風險的抗生素,要求各農場嚴格制定和執行健康計劃,不斷提升生物安全防護級別,以減少抗生素的使用總量。應該說,完善的獸醫師隊伍和獸醫師資質管理支持了歐洲的禁抗行動。同時,歐洲發達國家在養殖現場采取的各項措施和養殖模式的不斷升級是禁抗和減抗的根基,對我國的抗生素管理和各層級企業做好禁抗準備工作具有借鑒意義。 

                    image.png

                    2.1 不同動物或者不同生理階段區別對待 

                    國內外一樣,在各種動物品種中,蛋雞、反芻動物、水產等品種對飼料禁抗的壓力很小或沒有,關注點和難點主要集中在豬和肉雞品種上,而更被關注的焦點就是25kg體重前的仔豬階段。因為仔豬斷奶應激大,仔豬消化道在25kg體重前又沒有發育完善,腹瀉、死亡率高等是幼齡階段禁抗和減抗后的大難題。在歐洲,飼料企業會從配方營養指標的設計,如低蛋白日糧、原料品種的選擇、關注日糧纖維的水平和來源、開發和使用新型飼料添加劑等方面來保證腸道健康,減少問題的發生。在生長育肥階段,抗生素使用的目的是提高日增重和降低料肉比,這方面的功能可以通過更精準的營養配制、設計更多階段的精細化日糧、飼料添加劑替代品等方面的研究來得以改善。

                    不管是幼齡動物還是成年動物,歐洲飼料企業寶貴的經驗就是養殖現場管理細節的改進。養殖環節沒有以下這些改進,飼料方面的措施將不會有真正的效果:

                    第 一,提高現場飼養管理水平,以減少疾病的壓力。如采用更嚴格的生物安全防護措施,從豬場的設計、生產模式變化、適當推遲斷奶日齡、動物的全進全出、嚴格的人員和物品進場流程管理、動物轉出后的徹底清洗消毒等等各個細節上做出變化和徹底落實。

                    第二,改善畜舍環境條件,提升動物福利,減輕應激程度。如溫度、通風、密度等方面的改進和調整等。比如,荷蘭從2015年開始傾向于飼養慢速生長的肉雞,同時要求把飼養密度降低到生產活重30 kg/㎡(表2)。在這樣的背景下,疾病的壓力小,現場不需用藥的可能性大幅度提升(圖4)。  

                    歐洲飼料禁抗十年,中國該學什么?

                    2.2 養殖現場其它相關措施 

                    除了養殖現場的管理改進和設施設備的升級外,有疾病發生時必須在現場診斷后再針對性地用藥,合理科學的免疫程序等也是有力的保證。

                    個人認為以上兩點涉及到的各項改變和措施是飼料禁抗后生產性能依然優 秀的貢獻點,權重可以給到60%以上。

                    2.3 飼料企業的升級和調整 

                    飼料禁抗后,飼料企業在配方調整、飼料加工工藝改變、飼料生產衛生管理等方面也做了大量的工作。因為在飼料無抗的背景下,配方師的產品設計思路是有很大變化的,相應的飼料加工和設備的升級也在這10年不斷地調整和改變。同時,各個飼料企業和飼料添加劑企業也在積極地研究和驗證替代品,有機酸、酸化劑、植物精油和提取物、酶制劑、酵母提取物、益生素等產品的組合和應用取得了不錯的效果。

                    除了替代品的開發和研究外,歐盟允許飼料企業為養殖企業按照獸醫處方進行加藥飼料的生產,加藥飼料線是嚴格獨立的生產線,以防交叉污染的出現,同時飼料廠對處方藥物的貯存管理、使用記錄、運輸等都進行單獨的管理。

                    調研中發現一家法國飼料生產企業2010年的加藥飼料生產量占飼料總生產數量的12%,到2013年降低到10%,2015年為5%,可以看到加藥飼料所占比率是逐步降低的過程。調研中了解到,歐洲購買獸藥的價格是非常昂貴的,同時獸藥銷售企業競爭非常激烈,因為畜牧養殖行業的總用量在大幅度下降。

                    飼料企業除了內部的調整和設備升級外,對外的服務更是及時、專業、一對一進行。禾豐合作伙伴荷蘭德赫斯公司每個飼料工廠的配方往往有200~300個,根據養殖企業的硬件條件不同、養殖環境和生物安全級別的不同、生產性能的不同等,提供不同目的和用途的飼料產品。

                    荷蘭SFR研究所在無抗背景下的斷奶仔豬階段飼料配制做了大量的工作,有非常詳盡的總結。他們主要的經驗是要重新優化飼料配方,降低粗蛋白水平,關注纖維的來源,增加脂肪中不飽和脂肪酸的比率,篩選有效的功能性添加劑產品等。在飼料加工方式上,要更多的關注和投入,以改善某些營養素的消化率。設計斷奶后的飼料時,對于腸道健康和衛生條件不能充分保證的豬場,引導養殖者關注腸道健康而不僅僅關注那幾天的生長速度或者采食量。所有以上這些具體的措施,都是飼料無抗背景下應該要借鑒和學習的,下文中將不再贅述。

                    image.png

                    對我國規?;i場大腸桿菌耐藥性檢測及血清流行病學調查的報告顯示,養殖場的感染壓力在逐年增加,使用飼用抗生素的效果下降。目前飼料企業在積極進行相關的減抗技術儲備。

                    個人認為歐洲畜牧和飼料企業禁抗十年的經驗和以上各項措施值得學習和借鑒。直接有效的措施還是養殖企業需要從養殖場設計、生產模式、設施設備、生物安全等方面進行改變,需要理念的更新和資金的投入;即使條件所限養殖場不能立即有大的改變,但在管理層面和生物安全防護方面的工作不斷加強。這些工作是減少疾病風險和減少抗生素使用的有效的環節。同時飼料企業應該再重新審視自己的配方和日糧配制技術,換一種思維模式來做幼齡動物的飼料產品。從原料供應商的評估、原料的品種選擇、原料穩定供應、原料的衛生標準把控上做更細致的工作;飼料生產環節上要嚴格按照《飼料質量安全管理規范》的要求進行生產;飼料日糧設計上關注營養的精準和營養素的平衡,選擇好蛋白原料和纖維原料的來源;通過原料深加工和飼料加工工藝的改進以減少有害微生物的污染,提升飼料原料的消化率等。

                    近幾年抗生素替代品的研究成為國內的熱點,除了歐盟已經驗證的幾大類型替代品,國內還開發出多種新型替代品,飼料企業可以根據自己的客戶養殖現狀進行不同的組合,不斷實踐和驗證。一條鐵律:即使選對了替代品,依然無法替代優 秀的養殖現場管理帶來的貢獻。

                    image.png

                    飼料中禁抗,從原則上說不是件難事,但落實到現場養殖中則并不容易,大的風險會落在管理不良和生物安全防護差的養殖場,大的壓力是在仔豬斷奶階段。目前,我國的生豬養殖和肉雞養殖,依然是中小規模占絕大比率。以豬為例,根據全國畜牧總站統計,中小規模豬場(每年出欄100~5000頭育肥豬)出欄的肉豬依然是主流,占45%左右(以出欄頭數計),而且不管豬場規模大小,豬舍設計的合理性、生物安全理念以及現場管理水平等參差不齊,不少豬場生物安全意識差,需要提升理念和各項現實的技術服務。我國的飼料禁抗管理要多方位考慮。個人對飼料禁抗管理的建議是要視國情、視動物和視階段不同對待。

                    雖然飼料禁抗表面看起來是飼料企業的動作,但實際上則是畜牧養殖鏈條的系統工程。如何科學的實施行業管理,通過飼料禁抗來推動畜牧飼料行業的升級,防止顧此失彼,把對行業的應激降低到小是行業管理者要考慮的。顯然,只有科學、嚴密和理性的飼料禁抗制度,才更容易在企業落實和推動,而不科學的制度在現場將很難執行。同時,還要考慮如何保證不出現新的食品安全問題或者隱患。

                    image.png

                    高??蒲袉挝缓推髽I研發機構積極儲備各項技術

                    借鑒發達國家的經驗,結合客戶的現實情況,系統綜合考慮配方技術、加工工藝和各項替代技術,未雨綢繆。

                    選擇標桿企業先行實踐

                    飼料企業可以在研發農場反復驗證,或選擇有主動禁抗愿望、管理條件好的養殖企業,說明項目目標,從生長育肥階段開始,為其定制飼料產品,積累經驗。然后從易到難,推行到幼齡階段,反復實踐中積累和總結各項技術參數和對策。

                    國家層面的管理

                    學習歐洲,循序漸進,給行業和企業時間表,避免產生劇烈應激;先禁用對人類健康有風險的抗生素;尊重養殖場的現實和不同階段禁抗的難易程度,比如25 kg體重之前的仔豬是禁抗壓力大的階段,而這個階段采食總量和糞便排放總量占比小,對畜產品殘留和土壤環境等的風險小,應給予寬松政策或最后禁用;嚴格監管畜產品中的藥物殘留,為食品安全把好第 一關。 

                    總之,歐洲飼料禁抗的實踐已經給出了很多有益的經驗。而真正把飼料禁抗在我國平穩落地,是畜牧行業的系統工程,不可簡單為之。禁抗行動需要產業鏈的各個環節通力合作,原料企業、飼料企業、獸醫企業、養殖企業、食品加工企業和行業監管等等環節要互相配合和支持,以務實的態度、創新的方式,走出適合我國國情的健康養殖之路。

                    注:感謝禾豐合作伙伴荷蘭德赫斯公司、荷蘭SFR研究所、金立志博士、趙昕紅博士、盧楠先生、潘辰博士等提供的有關歐洲飼料禁抗后的相關信息。


                    標簽

                    上一篇:共享喜悅 共同成長2015-08-04
                    下一篇:飼料無抗 禾豐引領2020-02-07

                    最近瀏覽:

                    相關產品

                    相關新聞

                    沈陽總部

                    ADD:遼寧省沈陽市沈北新區輝山大街169號

                    TEL:024-88082666

                    二維碼

                    ewm1.png ewm2.png 343434.jpg
                    官方網站官方微信號招聘公眾號

                    分享

                  1. 歪歪漫画-动漫漫画首页